CANTACT 联系我们

禅是不净观的方法论

上一讲说到“不净观”,就是要把美色看成“革囊众秽”,这只是从观念上解决问题。色欲的诱惑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抵抗的,这就需要借助“禅定”的方法。所以这一讲,我就要帮你引入“禅”这个概念。
 
首先我要告诉你,禅的历史可比佛教久远得多,而且今天如果你去上瑜伽健身课,被佛陀看到了,很可能认为你在修禅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 
上一讲讲到“五种不净相”,你也许会生出一个疑问,那就是如果“生处不净”和“种子不净”都能成立的话,岂不是说一切性行为都不应该?这样的话,如果人人都学佛,人类岂不是要灭绝了吗?
 
事实上,儒家没少从这个角度抨击过佛教。但是从佛教看来,这种担心就像监狱里的囚犯看到一个个狱友都在努力表现,减刑出狱了,于是担心监狱哪天会空了一样。
 
如果人人都学佛,最后都涅槃了,跳出六道轮回了,这就意味着脱离了苦海,过上更好的生活,难道这还有什么不好吗?至于“更好的生活”是什么样,在什么地方,佛教各宗各派给出过很多说法,最著名的就是净土宗所谓的“极乐世界”。
 
如果在苦海和极乐世界之间二选一,谁会选择苦海呢?儒家既不明白六道轮回,又不明白涅槃境界,眼里只有此生,把苦海当成乐土,这才会问出那种见识短浅的问题。
 
脱离苦海的具体方式主要有两个:一是般若,二是禅。前者的重点是通过智慧达到涅槃,后者的重点是通过修炼达到涅槃。这一讲,我们谈禅。
 
1. 瑜伽之禅和禅宗之禅
 
我们今天一说到禅,总会想到各种机锋公案,而所谓机锋,一多半都是所答非所问。比如你问我“佛法是什么”,我回答说“今天的饭菜很可口”,或者我什么话都不答,只伸出一根手指。我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,那是超越语言的,需要你自己去悟。
 
我们觉得这种问答很神奇,一定蕴含着某种高深的思想。事实上,这种风格的禅是由唐朝的慧能大师种下幼苗,后来在南禅宗的后辈高僧那里开花结果的,只是佛教当中的一个支流,并不是禅的本来面目。
 
禅,在佛陀之前就已经有了,是古代印度人的一种修行方式,属于瑜伽的一种。
 
瑜伽在今天已经变得和健身操差不多了,但它本原是一种宗教修行,形式上倒是和今天健身房里教的各种瑜伽差不太多,但更强调呼吸、入静和冥想,最后达到梵我合一的境界。所谓梵我合一,简单讲就是感觉到自己和宇宙融为一体,这就可以超越表象世界,认识到表象背后的真相。
 
地理决定论者有过一种推测,认为印度地处热带,吃饭比较容易,当地人不需要像温带和寒带的人们那样为了糊口而辛苦劳作。
 
但闲暇时间他们也不爱动,因为天气太热,稍微一动就大汗淋漓,所以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一动不动地呆着,逐渐发现发呆有时候能带来某种神秘体验。有心人沿着这个方向努力钻研,于是就有了瑜伽。
 
事情是否真是这样,当然已经不得而知了,但这倒是一个很合理的推测。在古代印度的《吠陀》经典里边,讲到了瑜伽的八个步骤,其中之一叫作禅那。这是梵文的音译,简称为禅,也叫禅定或入定,内容就是打坐冥想。佛陀把这门本事借用过来,给冥想赋予新内容。
 
2. 《达摩多罗禅经》
 
修炼“不净观”,练出视美色如“革囊众秽”的眼力,需要借助禅定的方法。
 
到底怎么做呢?可以找一本教材。我帮你选的教材是《达摩多罗禅经》,也叫《不净观经》。这部经书在东晋的时候传入中国,译成中文。
 
我在前边讲到竺法汰和慧远大战道恒和尚,消灭“心无义”的事,这位慧远大师就是《达摩多罗禅经》的最大推手。今天你如果去庐山旅游,应该还能看到慧远大师的很多遗迹。
 
下面我来引用几句《达摩多罗禅经》重要内容的原文:
 
又自观内身,是亦说无量。
谓于自身处,种种众多色。
筋连与肉段,其数各五百。
 
这是教你默默去想你自己的身体,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,各个细节挨个想到。接下来:
 
三十六动物,三百二十骨。
节解九百分,九十千种脉。
 
这是默想全身的骨骼、关节、筋脉,听到这里,有瑜伽练习经验的人,是不是已经想起了瑜伽老师用语音帮助你进行身体扫描——
 
放松你的大脚趾,其余的脚趾,脚心脚背……一直到放松双眼、眼皮、眼球。
 
但是《达摩多罗禅经》到这里还没完,要继续默想:
 
身中诸毛孔,九十九万数。
身内侵食虫,户有八十千。
 
每一个毛孔都要想到,也别忘了体内无数的寄生虫。也许你已经不太舒服了,但接下来还有五脏六腑,排泄物和体液。不要以为佛经里边都是些法相庄严的话,也有不少这种故意恶心人的内容。
 
你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反复默想这些细节,用心灵之眼仔细查看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局部。你要想到,你自己和万事万物一样,并不是俗人眼里的独立个体,而是“蕴”,也就是一些脏东西的集合。
 
通过这样的禅修,你不但要把自己看散架,还要把自己看恶心。你每天坚持打坐入定,不断重复这种观想过程,不断用自己来恶心自己。
 
终于有一天当你睁眼看到镜子的时候,你看到的不再是你自己,不再是“一个”人,而是“一堆”不断运动、变化着的骨骼、内脏、屎尿、鼻涕,到了这个时候,你就算神功大成了。
 
当你能用这种眼光看别人,你的功力就又深了一层。
 
如果还是做不到,你不妨试着用同样的方式来观想你的梦中情人,直到有一天你把她看成革囊众秽为止。到了这个时候,你不但觉得自己是一副臭皮囊,也会觉得梦中情人的身体是一副臭皮囊。既然连梦中情人都是臭皮囊,天下人当然都是臭皮囊了。
 
熊逸
 
这种方法在技术层面上很能贴合今天的心理学知识。比如你承受不住失恋的打击,虽然心理学不能帮你挽回恋人,但完全可以帮你忘记恋人,或者说使你摆脱对他(她)的爱。
 
操作起来很简单,你把恋人的照片和屎放在一起,摆在天天能看到的地方,这就会造成你的认知失调,然后你的心理就会自动做出调节,把失调变成协调。
 
不久以后,要么你觉得恋人是臭的,要么觉得屎是香的。当然,后者的可能性很低。然后当你再看到或想到恋人,心理和生理上的自然反应就会像看到屎一样。
 
“不净观”的修行还有一个看起来很科学的地方,那就是先把大目标列出来,再把通往目标的障碍找到,还要把大障碍分解成若干个小障碍,给每一个小障碍找出相应的对策,用蚂蚁啃大象的办法分而食之。
 
这是佛教的修行方法论里很鲜明的一个特点,很有印度人的风格,和中国人大而化之、笼而统之、爱走捷径的习惯截然不同。这种印度方法论,在我们今天各种讲学习方法、公司管理的书里还很常见。
 
“不净观”消除人对身体的爱恋,首先把这种不该有的爱恋分成“爱自身”和“爱他身”,然后再细分出“威仪欲”“细滑欲”等等。
 
所谓“威仪欲”,就是希望自己看上去很有威仪。
所谓“细滑欲”,今天任何一座大商场的一楼都会被各种护肤品牌占满,微商排名第一的商品是面膜,可见人们为了让皮肤细滑愿意付出多高的代价。
 
但在佛教看来,这都是妄念,都要治。怎么治呢?分别用“五种不净”解决“爱自身”的问题,用“九想”解决“爱他身”的问题,总之都有很细腻的、按部就班的方法。
 
今日得到
 
这一讲谈到禅的来历和如何用“禅定”来修炼“不净观”,可以说,“不净”是世界观,“禅定”是方法论。
 
《达摩多罗禅经》里介绍了禅修的要领:用心灵之眼仔细查看自己身体的每一个局部。要达到的目的有两个:一是把自己看散架,二是把自己看恶心。
 
看散架,是为了真切认识到“缘起性空”的道理。
看恶心,是帮你强化厌世的念头,让你更想早日脱离苦海,涅槃到彼岸去。
 
添加到笔记
划重点
修炼“不净观”,练出视美女如“革囊众秽”的眼力,需要借助“禅定”的方法。
今日思考
 
佛学教人去除“贪、嗔、痴”三毒,排名第一的贪念是很难克服的。贪念无时无刻都在发作,让人得陇望蜀,永不满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