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TACT 联系我们

亲手杀人和借刀杀人

你好,欢迎来到《熊逸·佛学50讲》。
 
这一讲,接着谈《大般涅槃经》的阿阇世王杀父事件。
 
1. 指使手下杀人和亲手杀人,哪个业报更重?
 
上一讲说到,阿阇世王弑父夺权之后,因为惧怕因果报应,惶惶不可终日,不得不去找佛陀想办法。没想到佛陀从各个角度开导他,要他不必担心,最后说到阿阇世王的父亲是因为前世供养诸佛,种下了善根,今生才因为善有善报的关系做了国王。
 
那么你一定会产生新的疑问,那就是:既然阿阇世王的父亲今生能当国王是善有善报的结果,那他为什么会遭遇人伦惨剧,被亲生儿子谋害了呢?
 
你应该能够想到,今生的遭遇要到前生去找原因。
 
所以,佛陀继续对阿阇世王说:“你父亲前世也做过国王,有一次他外出打猎,什么猎物都没有打到,正在生闷气的时候,突然看到一位仙人。你父亲生出了迁怒于人的心理,觉得自己之所以一无所获,就是因为这个仙人捣乱,于是命令手下把仙人杀掉。
 
这位仙人看起来并没有修成忍辱神功,所以临终的时候动了真怒,赌咒发誓说:‘我是无辜的。你叫人杀我是犯了心业和口业,等我来世转生,一定用同样的方式弄死你!’你父亲听他这么一讲,顿时感到后悔,但人死不能复生,他只好把仙人的尸体好好地供养起来。你看,你父亲杀了人,这不也没下地狱吗!你又担心什么呢?”
 
佛陀这段话里提到心业和口业,还有一种业叫身业。心里动的念头和嘴里说的话会造成心业和口业,亲力亲为去做的事会造成身业。
 
佛陀还讲,心业和口业受的报应轻,身业受的报应重。
 
阿阇世王的父亲并没有亲手杀死仙人,只是动了杀心,口头吩咐卫兵去杀人,所以只犯了心业和口业,报应很轻,不至于下地狱。阿阇世王当然也没有亲手把父亲杀死,毕竟这种身份的人,只要动动嘴,甚至动个眼神,自然有手下人去做脏事。
 
按照这个逻辑,如果一个暴君命令军队屠杀平民百姓,无论杀多少人,自己也不会受很重的报应。这个业报理论,看上去很像是为世俗政权的统治者们量身定做的。
 
佛陀继续开导说:“你父亲在现世既得到了善果,也得到了恶果。而他的死,只是前世造成的恶业瓜熟蒂落,难道都是你的原因吗?既然不能确定是你的原因,为什么你一定会下地狱呢?”
 
其实佛陀讲的这个理由,真的讲出了因果报应理论很难自洽的一点。
 
张三被李四杀了,动机很单纯,就是谋财害命,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李四就是张三致死的主因,该负全责。但从生生世世的因果来看,张三一定是因为前生造了孽才在今生遭了报应,作为凶手的李四只是适逢其会,充当了业力操纵下的傀儡而已。
 
李四真的要为行凶负责吗?或者说,李四的行凶真的构成恶业,会遭到业力的报应吗?答案无论是“是”还是“否”,都会推导出很难让人接受的结论。
 
2. 四狂
 
现在请你想象自己是一名法官,判决一起杀人凶案。案情很清楚,凶手因为喝醉了酒,稀里糊涂地把亲妈杀了,酒醒以后哭天抢地,投案自首来了。这是不是要判过失杀人罪呢?但死者泉下有知的话,一定不想让儿子背上罪名去服刑的。自己死了就够不幸了,儿子如果还要坐牢,母亲的心里真是雪上加霜啊。
 
你会怎么判呢?这个问题确实值得认真想一想。不过眼下还有一个更值得你认真思考的问题,那就是:这个醉酒杀人的案子和阿阇世王弑父的案子可以算作同一类案件吗?
 
貌似不可以,因为一个是故意杀人,一个是过失杀人,动机上有天壤之别,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两个凶手都很后悔。但是,佛陀说,这明明就是同类案件!
 
佛陀仔细解释说:“众生有四种癫狂状态,分别是贪狂、药狂、咒狂、本业缘狂。我的弟子里边就有四狂之人,他们为非作歹的话,我都不算他们犯戒。”
 
这里需要小小分析一下。在“四狂”里边,“药狂”应该是说一个人吃错了药,精神错乱了,喝醉酒就属于临时性的“药狂”;“咒狂”大约是说一个人被下了咒,发疯了;“本业缘狂”应该是指天生的疯子。这三种都好理解,人确实会失去自控力。
 
但“贪狂”很特殊,说的是克制不住贪欲而出现的癫狂状态。购物狂大概就算是“贪狂”的一种表现,明知很多东西不该买,买了也没用,但就是管不住自己,直到把所有的信用卡透支。我们应该把购物狂和疯子一视同仁吗?应该免除购物狂的法律责任吗?
 
佛陀会说“应该”,因为他说阿阇世王就是“贪狂”患者,太想得到父亲的财富了,实在控制不住,就是想要要要!这和购物狂有什么区别吗?“双十一”没剁手不是他的错,这是病!
 
犯了贪狂病杀了自己的父亲,这和醉酒的时候杀了自己的母亲有什么区别吗?两者都不是故意的,都不存在任何犯罪动机。
 
你可以回忆一下“佛陀杀人事件”的内容,当时佛陀讲过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道理:是动机的善恶,而不是结果的善恶,才能决定报应的善恶。
 
如果佛陀站在今天的法庭上,以一名律师的身份,用同样的道理为凶手辩护,可想而知一定会引起公愤。而且我们依循“四狂”的思路,还可以想到第五狂——色狂。
 
性冲动远比财富、权势带来的冲动更能让人丧失理智。那么是不是说,所有的谋财害命都属于“贪狂”,所有带有暴力的性犯罪都属于“色狂”,两者都应该无罪豁免呢?
 
当然,佛陀不会在意世俗的法律。在他看来,阿阇世王是被贪欲冲昏了头脑,才犯下杀害亲生父亲的恶行。这就像那个被酒精冲昏了头脑,无意中杀害了亲生母亲的凶手一样。他们都没有罪,都不会招来恶报,更没有理由下地狱。
 
阿阇世王之所以惴惴不安,相信自己故意杀人,相信自己会下地狱,只是因为他智慧未开。佛陀接下来运用了很多比喻:
 
“比如幻术师变幻出男男女女的形象,俗人信以为真,有智慧的人知道那都是假的。
再比如山谷里的回声,俗人以为那是真人发出来的声音,有智慧的人知道那不是人声。
再比如有人虚情假意来讨好你,蠢人以为这是真情实感,智者知道那只是装出来的。
再比如看到镜子里映出自己的形象,蠢人以为那是真人,智者知道那不是真人。
再比如做梦梦到吃喝玩乐,蠢人以为那是真的,智者知道那只是幻觉。
 
‘杀人’这回事也是一样的,俗人以为是真,佛祖知道那是假。
 
大王,您再看一看,您是吃羊肉的,您的王宫里经常杀羊。人和畜生虽然有尊卑之别,但同样贪生怕死。您杀了那么多羊都不觉得有什么,杀了一个父亲又何必那么忧虑和恐惧呢?”
 
这些道理太反常识,你肯定需要消化一下。
 
今日得到
 
这一讲我谈到《大般涅槃经》里佛陀对阿阇世王的开导,重点是佛陀认为阿阇世王无罪的四个理由:
 
(1)被害者之所以被害,是因为自己的业报,不是凶手的错。
 
(2)如果是指使手下去杀人,自己的双手并没有沾上鲜血,那么自己就只造了心业和口业,没造身业,受的报应会很轻。
 
(3)谋财害命是一种癫狂行为,属于“四狂”之一,凶手被欲望冲昏了头脑,就像醉酒的时候杀人,不是理智下的故意,不该承担责任。
 
(4)所谓“杀人”,只是缺乏佛教智慧的凡夫俗子生出的错觉,其实既无人可杀,也无杀可为。
 
你可能觉得这样的观念一定没人接受,但是别急,竺道生的“善不受报义”和禅宗的“顿悟成佛义”将会从这里渐渐显形。
 
添加到笔记
划重点
如果是指使手下去杀人,自己的双手并没有沾上鲜血,那么自己就只造了心业和口业,没造身业,受的报应会很轻。
今日思考
 
如果有一名强盗,作息很有规律,总是在晴朗的白天和有月光的夜晚出去抢劫,那么报应应该怎么发生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