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TACT 联系我们

认真去修不净观,确实可以戒除这种贪恋,但是

认真去修不净观,确实可以戒除这种贪恋,但是,你真的愿意戒除吗?
好吧,直觉的来说,我也不喜欢恶心的东西,所以这个可能一开始是有用的,毕竟调动了情感、恶心的自然不想再要,但等到理性程序出来之后,我肯定会想,美人多好啊、朋友多重要啊,就算是恶心的分子构成的。确实有美好的相处、愉快的回忆……还是会想要“永远爱你”、“一辈子在一起”。
并且,如果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那么怎么有善恶美丑的分别心呢。是美是丑都该平等对待,美也恶心和丑也喜爱不是一样的吗。所以这个不净观修炼,对于戒贪的原理,就是酸葡萄效应的应用吧,得不到——它酸——我就不要了。
说到了“贪”,之前的理解是贪财好色,贪慕虚荣,最近有了一个新观点,在隔壁自我发展心理学那里为契机想到的,我对“更好的自己”也有“贪”,每天早上早起来得到学习、写留言希望被老师和学友们看到,每天积极向上、努力表现,活成“四有青年”,这也是“贪”。这么想想,还挺有意思的~果真我还是适合做小市民咯~
首先需要澄清一个概念,何谓“贪念”?贪念是人欲望的一种,属于人的本能。佛学认为欲望有三性之分:善、恶、无记。利己利人是善法欲;为一己私欲为害是恶欲;无恶无善的欲望属于无记,如在家信徒正当的家庭生活。我认为需要戒除的为一己私欲为害的贪念,不要让这种贪念控制自己,而是用理性来控制贪念,进而通过修行让自己能够保持一颗平常心,摆脱贪念对身心的束缚。佛陀反对的是放纵欲望生活,教导我们要“少欲知足”,奉行简朴的生活原则。
由此可见,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则是善法欲、凡夫俗子的正常生理需求则属于无记,两者都不属于应该戒除的贪念。珍爱身体、珍惜生活,有目标才能让人生不至于迷惘,才有幸福感。
通过不净观的修行方法,不断把世界分解,不断把世界看散架,从一个表象看到了真正的本质,看透了,看穿了,也就没有什么欲望和妄念了,看到了万物皆空。
通过修行不净观戒除“贪嗔痴”,我倒愿意一试。不断拆解自己贪欲和念想,不被原来的思想所束缚和绑架,戒除掉外界对自己施加的影响,从而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,贴近真实的自己。
我认为去修行佛法,但也不被佛法所绑架,这也是禅。
我们来捋一捋思路,看看不净观与贪念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  首先,什么人会修行不净观?答案一般都是和尚,尼姑这一类的出家人。其次,什么人会出家?答案我觉得大体有三类:1.从小就在寺院长大的人(比如唐僧)。2.对这个世界万念俱灰的人(比如金毛狮王谢逊)。3.受生活所迫的人(比如明太祖朱元璋)。最后我们来分析分析这三类人,第一类人从小在寺院长大,从小接触的就是"慈悲为怀","回头是岸"之类的谆谆教诲,也没怎么接触过凡尘俗世。压根不太会产生贪念。所以修不修行不净观差别都不大。第二类人已经心如死灰了,对世界不抱任何幻想了。也不可能有啥贪念了,所以也不需要修行不净观。第三类人,是最有可能有贪念的人。因为他们出家不是为了成佛传法,而只是为了混口饭吃,他们动机不纯,而这种不纯的动机恰恰就是一种贪念。所以他们确实是最需要修行不净观的人,但讽刺的是,他们修行不净观恰恰是出于混口饭吃的贪念。你让这种人修行不净观就好比你让食肉的狮子改吃素。
  我承认不净观可能对某些人确实有用(比如第一类人,和第二类人),因为他们本身就不怎么有机会贪。但对于人数更多的第三类人来说,他们就是为了要贪才学佛,佛却教他们不净观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所以,对于那些在佛祖面前,祈求升官发财的人来说,不净观应该是一点作用也没有。
自律让你更自由
贪恋是大自然通过基因刻在我们骨子里的本能,正是贪恋让人类能延续下来。在物质匮乏的远古时代,贪恋让我们更多的保存食物、更充分的保存体能、尽可能的储存脂肪,获得更大的生存概率。
贪恋也是我们不快乐的诱因。社会极速变革,可身体还是远古的状态。远古人永远不会有的肥胖症、糖尿病却极大的困扰着现代人类。无法合理分配贪恋出现了股市、婚姻、爱情诸多悲剧。同时,损失厌恶心理也被商家运用到极致,到处是清仓甩卖、错过就是一生的营销。不由得想起罗胖经常提到的话:自律才能更自由。
适度的贪恋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做人的乐趣,而过度贪恋则让我们陷入苦恼,甚至万劫不复。凡是成功的人,都是能够管理好贪恋的人。正所谓贪亦有道。
思路梳理
经过这节课,佛学的思维体系就比较清晰了。
第一性原理:缘起性空
世界观:不净观、积极厌世
方法论:禅
禅作为修行方式,我算是见识了,为了达到禅修境界,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明确的目标导向也是禅的一大特征。
认真修行不净观,确实可以破除对钱财、对身体这些的贪恋,但你真的愿意吗?我觉得有很多人都做到了。
 
2014年~2016年,仅仅这三年,马云向社会的捐助就将近300亿元。
 
截至今年,徐冠巨(56岁)家族、 以家族名义捐赠30亿元现金及有价证券,注入正在筹建的传化公益基金会。
 
陈一丹,46岁, 以个人名义捐赠25亿港元在香港设立“一丹奖”。
 
许家印,59岁, 以集团名义结对帮扶贵州省大方县捐赠30亿元。
 
卢志强,年龄65岁, 以公司名义向山东、湖北、广西、重庆、贵州、陕西6省(区市),共计捐赠15亿元,分5年完成。
 
问我愿不愿意捐十个亿?我一定会答应说好啊。但是让我捐100万,我可能不会答应,因为我真的有100万啊。开个玩笑~
 
我觉得这一点其实可以借用基督教新教的思想。人们的财富其实并不是自己真正拥有的,财富都源自上帝,也都属于上帝。但人们应该努力,去替上帝保管和打理在人间的财富。这样的智慧就很高明,孕育了现代诸多发达国家。
 
以此可见,用心地运作财富,和戒除对财富的贪婪心,其实并不是二元对立的,鱼和熊掌可以兼得。